全乐金彩票开户

齐情鲁意话兖州
  时间:2020-07-03  点击量:   
【字体:

兖州,这个距离我家乡郓城100多公里的小城,在我过往的人生中只是以兖州站的形式存在于脑海中。时光的年轮转到2019年,这一年济宁泗河综合开发道路开工建设,我作为参建者中的一员来到了项目驻地——兖州,这一年我和我记忆中的兖州重逢了,它真正成了我生命中值得永久驻足流连的一站。

一见惊艳。来到兖州才知道,这个过往印象中不起眼的小城,竟有着四千多年的丰厚历史文化底蕴。据称,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著书立说,把禹时的九州冠以称谓,兖州即其一。兖州北仰泰岳,东邻三孔,南接微山湖,西连水泊梁山,自古就享有“九州通衢,齐鲁咽喉”的美誉。至今在兖州区的一个路口还矗立着大禹像,车子每次从旁边经过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去仰望;驱车行驶在新建成的济宁泗河综合开发道路上,不经意间就能看到指路牌上出现的“孟子大道”和“崇文大道”标识;下班回家路上,十字路口转弯不多久就能看到“酒仙桥”字样的石碑……而兖州给我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它曾是李白和杜甫双星相曜之地。刚刚提到的酒仙桥就是以李白来命名的。据说李白曾在兖州住了20多年,兖州李白故居遗址就在原鲁东门外,是今兖州火车站广场一带,距离我办公的地方不足五百米;当地人为纪念李白建设的青莲阁,距离我租住的地方不过五分钟车程;而小儿和玩伴晚上常常一起跑上跑下玩的石桥,正是大名鼎鼎的酒仙桥。兖州是李白的第二故乡,诗圣杜甫则因为父亲杜闲曾任兖州司马随父在兖州居住了八九年,期间两位文学史上的巨星就这样在兖州相聚相交—鲁门泛舟,石门宴别,赋诗酬唱,成就了文学史上一个流传至今的佳话。

二见倾心。兖州著名八景有玉河烟柳、石佛灵泉、兴隆塔影、舞雩春风、南楼夕月、金口秋波、龙山环照和泗水流芳,其中泗水流芳中的泗水就是我们建设的泗河综合开发道路中的泗河。泗河历史悠久,被称为兖州的母亲河。唐代诗人吴融曾在《题衮州泗河中石床》(备注:衮州即兖州)中这样描述泗河——“一片苔床水漱痕,何人清赏动乾坤。谪仙醉后云为态,野客吟时月作魂。”而依泗河而建的泗河综合开发道路,穿济宁七个县市区而过,左右两堤蜿蜒共156公里。在铁建人的夙兴夜寐中不到十个月即完成了主体施工,在2019年12月21日完成了通车仪式,至此泗河综合开发道路似两条巨龙盘亘在泗河两岸,给千年泗河增添了巨大的生机与活力。2019年,是我的泗河年,也是所有泗河参建者的泗河年。我们和泗河的交汇交融,正如泗河同兖州的交汇交融一样。我们为泗河交付了真诚付出的灵魂,泗河也与我们血水交融,从此引来了铁建魂、泗河魂和兖州魂的交相映照,引领铁建人在品质铁建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三见永恒。我携家带子来兖州时,幼子尚不满两岁,如今刚刚过完三岁生日。兖州对于他来说,是他有家的概念以来第一个住得比较久的地方,是他精神意义上的第一个家乡。我们刚刚到兖州的时候对于陌生的环境有许多的不适应,但是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我们一家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地方,更爱上了淳朴善良又温暖的兖州人。晚饭后的大街上,随处可见手牵手散步的结婚多年的夫妻;每次上下楼或者散步遇到同一个小区的人都会感受到他们扑面而来的热情,那感觉就像是许久未见的亲人:常常见到一位妻子陪伴她似乎因得过中风而行动不便的丈夫出来散步,她总是不紧不慢地跟随在行走缓慢的丈夫身后,在她沉静的眼神里,我读到了最真切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还常常碰到一位上了岁数的大爷领着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孩子遛弯,那孩子似乎是出生的时候就得过小儿麻痹症,行走非常不方便,大爷每次都耐心地挽着孩子出门散心,让我心里常常涌出一种难言的感动……

可敬又温暖的兖州人呐,他们或许并不十分知晓兖州那些光耀千载的历史名人和历史故事,但是他们已经在不觉间传承了那份大爱、大美和大善的文化基因。我和家人有幸因为泗河同兖州结缘,有幸受得物华天宝之地的充分滋养,这将是我们尤其是孩子终生难忘的精神财富,它将伴随我们走好未来人生的每一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